关键词 年期检索 高级搜索
33
本刊公告
特别策划
战略合作单位
相关链接
     专家视点
 
杨义先:全球信息安全的六大战略错误

    科学家是人类最聪明的群体!而科学家中,最善于彼此对抗者,又非信息安全专家莫属。但事实证明,正是这批人精中的人精,在保卫信息安全方面,却办了糊涂事,使得赛搏空间越来越不安全,甚至,如果再继续错下去的话,最终将导致“人人裸奔、个个自危”。
    下面简要罗列全球信息安全界所犯的几个代表性战略错误。
    错误1(最基础的错误):忽略了“返祖”现象。构成赛搏空间的所有要素(计算系统、存储系统、传输系统、采集系统等)都是人类文明精华的最先进成果,因此,按惯性思维,自然认为赛搏空间本身也最文明!然而,我们错了,并且大错特错,实事上,赛搏空间是最“返祖”的野蛮社会,在这里,甚至连文明社会的最基本准则(道德准则、关系准则、秩序准则)都是空白,“弱肉强食”司空见惯,“损人利己”天经地义,“损人不利己”甚至“损人损己”也比比皆是。
    因此,要想保卫禽兽不如的赛搏空间的安全,当然不能只用“文明手段”,必须勇敢地向远古前进,由“丛林法则”开始,向原始人学习,踏踏实实地推进赛搏社会的生态文明建设。
    错误2(最致命的错误):以君子之心,度小人之腹。当今,所有信息安全技术都以“用户是好人,一定会遵纪守法”为前提,比如,只有当确认某款软件干了坏事后,才把它定为“恶意代码”,才开始对其进行封杀或补漏;只有当某个用户已被证明危害了安全后,才将其定为黑客,才开始对他进行应急处置等。如果这种后发制人的“马后炮”思路得不到根本改变,那么,全球信息安全专家们将永远处于被动、挨打的局面!
    当然,由于历史欠账太多,我们也不可能一夜之间就把思路调整为“人之初,性本恶”的有罪推论,毕竟现在的绝大部分信息安全技术和手段都主要在“亡羊补牢”。
    错误3(最受累的错误):全民被“魔道怪圈”绑架。当前信息安全界的逻辑是:当个别黑客的“魔”高一尺时,全体网民的“道”就必须再高一丈,如此循环往复“冤冤相报”,永无止境!好像全体网民都被逼进了露天电影场,而且,因为有人“站立”,便导致大家都不得不“踮着”受罪。为什么网民们不能舒服地坐着享受电影呢?我们也许会罗列许多理由来辩解这种无奈现象,比如,信息系统越来越复杂、黑客技术越来越先进等,因此,网民必须为信息安全付出应有的代价。猛听起来,这种“叫屈”好像有道理,但是,请注意,在现实社会中,敌我双方的导弹等核武器系统也是在不断“水涨船高”吧,请问你作为普通市民,有没有越来越被战争威胁的感觉?基本没有吧!
    因此,全体网民应该有希望,不再夜夜为自己的信息安全“做恶梦”,假如我们真能打破“魔道怪圈”的话,当然,必须承认,我们至今还无计可施,但是,世上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。提示:杜绝“露天电影效应”的办法有两个,其一,放映效果足够好,使每个人都能清晰地享受,这样就不会有“站立”者了;其二,对“站立”者严厉惩罚!
    错误4(最仁慈的错误):未建信息安全别动队。如果把赛搏空间比喻为金银满地、佳丽如云的后宫,那么,最合适的管理人选应该是“太监”。但是,如今,管理该“后宫”的却是众帅哥,受某些规矩约束的众帅哥。或者,换句话说,现在,信息安全界选用了一个股民来担任“美联储”主席,想不出金融危机都难啰!事实上,当前,国内外,信息安全界攻守兼备的几乎都是同一批人!这当然在无形中加剧了各利益方的相互对抗,并且殃及全体网民!如果有一支类似于“联合国维和部队”,他们完全中立地、尽心尽力地、一视同仁地为全世界信息系统保驾护航,那么,网民们的安全感将大幅度增强。
    当然,要想纠正该错误,显然不能仅仅依靠技术手段,而且这绝对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。所幸,现在这样的“别动队”已经开始活跃于赛搏空间的某些局部,比如,出现了SAAS概念,即,信息安全即服务。
    错误5(最具体的错误):黑名单管理。当前,赛搏空间的行事规则是:非禁止,即允许。该规则在信息安全的攻防双方也是通行的,其好处是极大扩展了各自的创新空间,但是,却耗费了对抗双方难以计数的人力、物力和财力等资源。如果把安全规则修改为“白名单管理”方式,即,未被允许的指令均为禁令,那么,理论上,只需要由权威机构,在给定环境下,预先测试某些操作的安全性,然后,将安全操作写入“白名单”中就行了。
    当然,要想马上、全面推广“白名单”,几乎是不可能的,但是,从局部开始,针对某些关键系统的核心操作,采用“白名单”也是值得尝试的。
    错误6(最机械的错误):动态性不足。与现实社会类似,赛搏空间的“人”(实体)和“事”(进程)也应该是瞬息万变的,而且,网络社会的移动性、隐蔽性、不定性等更加严重,因此,既不能简单地用身份认证方法,把用户分为“好人”或“坏人”;也不能把各种操作,机械地定为“合法”或“非法”;更不能“以不变,应万变”,必须综合考虑时间、空间、事件等因素。当然,要想提高动态性,一定得付出相应的代价。
    因此,针对一些特定的信息系统,在特殊情况下,完全可以借用现实社会中的众多直观思路,用时间的动态性、空间的动态性、事件的动态性等来换取赛搏空间的安全性。
    结语:此文出自于我这位从业近三十年的信息安全“砖家”,确有“自砸场子”之嫌,不过,请允许我想再辩解几句:1)客观地说,以上六大错误不能完全归咎于信息安全界,因为,IT界的过度创新和失误留下了太多急需弥补的漏洞,使得我们仓促上阵,头痛医头,根本没时间和精力来统筹战略;2)我们没有能力和机会介入赛搏基础设施的起步阶段,致使建设与安全始终是“两张皮”;3)纠正上述六大错误,也绝不仅仅是我们的责任,更重要的是“全体IT专家必须行动起来”;4)“纠错”将是非常困难的长期难题,不能另起炉灶,最多在特定情况下,从局部改起。
    传统的信息安全专家甚至都可以不理睬这六大错误,而仅仅是等待今后的新人,在新系统中,采用新思路来纠错,否则,我们将“鸡飞蛋打”!

    本文作者为北京邮电大学信息安全中心主任,教授、博导、长江学者。本文来自科学网杨义先博客,引用地址: http://blog.sciencenet.cn/blog-453322-727202.html

《信息安全研究》杂志,国家发展和改革委主管,国家信息中心主办    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路58号 国家信息中心 邮政编码:100045
电话:(010)68557385 E-mail:ris@cei.gov.cn